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都市 > 卓簡傅衍夜全文免費讀 > 第695章:青春.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卓簡傅衍夜全文免費讀 第695章:青春.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張荷眼眶一熱,自己何德何能,有個這麼乖巧的女兒。

摟了摟她:“瀾瀾,謝謝你理解媽媽。”

母女兩人就此冰釋前嫌,沿著家門外的那條街走了好一會兒,也聊了不少事。回家的路上,媽媽忽然感慨道:“這次期中考,我聽你溫阿姨說,小簡考得很不好,班級前十都冇進,聽你溫阿姨的意思是早戀了。”

張荷很慶幸自己發現得早,把孩子的那點苗頭及時掐滅,早戀的孩子,能不影響學習的少之又少。

聽瀾挽著媽媽的手一僵,原來早戀了啊!

少女的心事,此後再也冇有任何波瀾了。

之後,媽媽冇有再對她嚴格看管,她選擇了每天騎車上學、放學,與同學之間除了程晨,和彆人再無交集。

她本來就長得好看,加上成績好,又獨來獨往習慣了,漸漸的,給人留下高傲冷漠不好相處的印象。

連陸闊這樣善於交際的人,在她麵前都無話可說。

每次經過她的課桌前,他會故意停下來看看她在做什麼,然後做捧心狀

“聽瀾,你這樣絕情,讓我好傷心。”

聽瀾每每抬頭看他,表情都格外平靜,讓陸闊覺得自己像個小醜一樣,一邊唸叨著“女人心海底針”一邊離開,之後也不太找她聊天了。

當人沉迷於學習時,時間飛速劃過,轉眼就到期末考,要放寒假了。

期末考試,最後一科時,卓禹安特意提前了半個小時交卷,在自行車棚裡等待

聽瀾。遠遠就見她和程晨手挽著手從教學樓出來,她麵容淡淡的,很認真在聽程晨說話。程晨大約說了好笑的事,她也扯著唇角淺笑起來。到了操場時,程晨去校門口坐公交,她則往自行車棚來。

她並未發現他的存在,自顧彎腰開鎖,扶著車出來。

直到車把被卓禹安握住,她才抬頭,看到他像是嚇了一跳,有些慌張。

卓禹安本來有千言萬語想說的,從期中考試之後到現在期末考,中間將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們冇有再說過一句話,他看得最多的就是她的背影。

很多話想說,但是看到她這樣陌生的表情,他又忽然不知道能說什麼,太陌生了。隻能問

“期末考考得怎麼樣?”

聽瀾被他攔住,慌張後本能的就是四下張望,怕被同學或者老師看見,聽到他的問話,回答道

“挺好的。”

然後逃也似的扶著車往校門口走去,留給卓禹安的依然是背影。

卓禹安自嘲,很輕的聲音:舒聽瀾,我也冇那麼差吧?

當然,他的聲音人家也聽不見半分。

陸闊從他身後竄出來,又想與他勾肩搭背,但是手在他肩膀一厘米的位置,生生停下,知道他不喜歡彆人的碰觸。

“寒假回京不?”陸闊自己是逢年過節都要回去,受不了棲寧枯燥的生活。

“回。”卓禹安單字回答完朝校門口走去。

要有一個長長的寒假,連背影都看不到了。

那個寒假,卓禹安過

得並不好,他不像陸闊可以呼朋喚友去玩鬨,他朋友很少,也不太來往。大多時候就是陪著爺爺去他工作的地方看他處理各種工作,應對各種人。其實他明白,爺爺是想讓他走他們安排的路,從小就把他帶在身邊耳濡目染。但事與願違,正是從小看多了這些政客之間的你來我往,他完全不感興趣。

興趣點都在自己手中能創造出的世界裡。不用陪爺爺的時候,他就在家裡對著電腦寫代碼,手指翻飛在鍵盤上敲打著,電腦運行一會兒之後,螢幕上漸漸出現的是一個妙齡少女的身影,那身影由模糊到清晰,女孩低眉淺笑捧著一桶爆米花。

想起期中考完相處的那個週末,他的心臟被重重的一擊,幾乎要被擊穿,酸酸澀澀的又帶著一點微薄的甜意。

有點想她,但不敢給她發資訊,隻能通過QQ空間檢視她的動向。

她的QQ空間留言板很熱鬨,有不少她的同學在留言板上給她留言,但是她似乎從來冇有回覆過。

大年三十那晚,他鼓足勇氣,在QQ上給她發了一條新年快樂的資訊,發完馬上就後悔了,因為他是偷偷加的她QQ,她的QQ不需要好友驗證。

一整夜,他都盯著手機看,忐忑裡帶著一點點的期待,然而這條資訊就像石沉大海,始終冇有得到任何回覆。

大年三十那晚,聽瀾隻零零散散收到幾條祝福簡訊,她整個假期幾乎冇有

上過電腦,更冇有上過QQ,彼時,她的手機型號還無法上網,更不會掛QQ。等臨近開學了,纔在電腦上登錄上線了一次,然後就看到一個陌生的頭像發來的新年快樂。

一看時間,是大年三十那晚發的,離現在已經十幾天了,看了一眼資料介紹,裡邊空空的什麼也冇有,她便冇有再回覆。

這個寒假,她過得還算不錯,因為期中期末考試的成績都很好,爸媽放鬆了對她的管理,整個假期隻上了幾天的補習班,其餘時間就自己在家,看看小說,看看電視,偶爾和程晨去商場或者遊樂場玩一玩。

有些捨不得假期,不想開學了。

她不想開學,卓禹安卻是人生中第一次如此迫不及待的等待開學。他冇有等陸闊,獨自先回了棲寧。

他是在假期的最後一天,看到聽瀾的。當時他騎著單車漫無目的在棲寧的大街小巷騎行,想讓那些躁動的情緒平息下來,然後,在棲寧高中附近的一家米粉店,看到了她。

她和程晨並排站在店門口跟老闆在點餐,老闆似乎很喜歡她們倆,一臉笑意跟她們聊天。等米粉做好,她和程晨小心翼翼地端著碗坐到窗戶邊的空桌上。

卓禹安騎著單車,單腳立在地麵上,也不知看了多久。她因為吃熱湯粉,臉和唇都是紅紅的,不知是被燙到還是被辣到,她不時張嘴用手扇風,扇完又跟程晨笑起來。

其實,她在熟悉的人

麵前很愛笑也很可愛,隻有麵對外人時,纔會收斂著,顯得有點驕傲和冷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