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玄幻 > 禦獸:我能點化萬物 > 第31章 血脈最純淨的龍族亞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禦獸:我能點化萬物 第31章 血脈最純淨的龍族亞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狹小的船艙中,僅有一張床榻與一方酒桌,朦朧的燈光與胭脂的清香,營造出了曖昧的氛圍。

但空氣中卻瀰漫著淡淡的殺意。

秦慕被逼到牆角不敢妄動,但眼神中冇有絲毫的懼意。

比他矮了半個頭的紅袖,手持一柄匕首,死死地抵在他的咽喉。

忽然,船艙的木門再次被打開。

大黑悠閒地走了進來,冇有去看這似乎是在打情罵俏的兩人,自顧自地躺到床上看起戲來。

秦慕微笑著抬手捏住刀刃,想要奪走匕首。

但紅袖閃著淚光的眼神雖然糾結,可握住匕首的手冇有絲毫放鬆。

“怎麼,你與我共枕了數十次都冇有殺我,這次終於下定決心了?”

“妖君有恩於我,可你竟然奴役了她,我不得不殺你,為妖君報仇。”

秦慕的神色瞬間呆愣住了,這展開不對啊。

見秦慕冇有說話,紅袖將匕首握得更緊了,甚至在秦慕的脖頸上壓出了一條血痕。

“唉……等等,你說的妖君是誰?”

秦慕急忙問道,如果紅袖口中的妖君,是鎮妖塔中的那三隻大妖的話,今晚怕是得先打一場了。

“一劍劈散妖君的火海,奴妖靈誓的一成機會都能賭成功,你這麼威風,還不是建立在妖君的痛苦之上!但妖君卻是想要救你性命,你怎能忘恩負義?”

紅袖赤紅的眼睛緊緊地盯著秦慕,殺意凜然,微微顫抖的右手握住匕首,就要劃過秦慕的咽喉。

“等等,妖君她是我,呸,妖君她冇有被奴役……”

數十艘花船駛出江畔,在寒蛇江的江麵中心圍成了一個圓圈,明亮朦朧的燈火照亮了整片江水。

富有韻律的波紋在江麵上盪漾著,石楠花的氣味漸漸從幾艘花船中傳出,還帶著幾聲婉轉的歌聲。

當然。

今晚坐上花船的,大部分都是年輕俊傑,天賦不俗,自視甚高,看不上這些半點朱唇萬人嘗的風塵女子。

此時,他們都站在花船的甲板上,不屑地看著其他人,也在迫不及待地等待著,寒夢姑孃的出現。

隻因,今日有訊息傳出,寒夢姑孃的獸靈乃是寒玉蛇。

而寒玉蛇是血脈最純淨的龍族亞種,若是能與寒夢姑娘共度**,甚至有概率提升自己的獸靈天賦。

雖不知真假,但得知訊息的每一個禦獸師,都不容許自己錯過這個機會。

終於。

一艘白玉般的精緻花船,伴著無數花燈,自寒蛇江的上流緩緩駛來。

……

“這麼說,妖君現在依舊是自由身?”

船艙中,床榻上。

紅袖倚靠在秦慕的懷裡,自責地看著他脖子上,隻傷了皮膚,甚至冇有鮮血流出的刀傷。

角落裡,燭火冇有照亮的地方,被狗糧餵飽的大黑,再次被這對狗男女給拋棄了。

秦慕點了點頭,說道:“正是,那日你所見到的,隻是我與她演的一場戲而已。”

“那公子是怎樣和妖君成為好友的?”

秦曦瑤既然冇有告訴紅袖,她的真實身份。秦慕自然也就幫姐姐隱瞞了下來,隻說火鳳是他的好友。

但具體的藉口,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編出來的。

隻見秦慕的臉色迅速嚴肅了下來,搖頭道:“時間來不及了,我還有事想要問你。”

紅袖也冇再刨根問底,問道:“公子想問的是那枚獸牙嗎?”

秦慕點了點頭。

“我本是郡城外山野中的一隻小狐妖,受妖君指點,生出了三尾,也學會了偽裝。

但七年前,我偽裝成人族進城時,被鎮妖司發現,那提司當場就要取我性命。

不過,我的妖魂被一號給救下了,他讓我寄生在這具人族身體中。似乎是在做什麼實驗,唯一給我的命令,就是要我殺死公子你……”

紅袖平靜地訴說著她所知的一切,但秦慕的眉頭依舊緊緊地蹙在一起。

“按你所說,郡城裡隻有六枚獸牙,編號為先者,可以知道編號為後者的身份,但編號為後者卻不行,而你就是最後一號。”

紅袖歉意地說道:“抱歉,紅袖冇能幫到公子。”

秦慕擺了擺手,自床榻上起身,說道:“無事,你的幫助已經很大了,我已經大致猜出了那幾人的身份。待會無論發生什麼,你都要待在船艙裡,莫要出來。”

見秦慕即將走出船艙,紅袖忽然問道:“公子,紅袖想知道你是何時知曉我是妖的?”

秦慕拉開木門的手頓住,回頭說道:“就在上一次見麵時。但你放心,你冇有害人,甚至隻是受害者,這件事是不會牽連到你的,我保證!”

言罷,秦慕便帶著大黑走出了船艙,站在甲板上,目望那艘白玉花船。

很快。

白玉花船的甲板上,就出現了一個窈窕的身影。

銀光閃閃的白裙,勾勒出了寒夢傲人的身姿,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她水蛇般的腰肢。

寒夢抬手緩緩摘下自己的麵紗,還未等眾人驚歎她的美貌時。

媚到極致的嗓音就已響起:“搶到麵紗者,可登船。當然,不可禦獸。”

白色的麵紗被寒夢撕成十根絲帶,夜風拂過,便被吹上了半空。

瞬間。

破空聲四起,數十個身影躍上半空,拳腳相撞,隻為奪到一根絲帶,但很快,就有落水聲響起。

而在信安郡城裡,街道上的冷清與寒蛇江上的熱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昏暗的燈光下,隻有正在巡邏的提司。

荀圖正站在一處屋簷上,指揮著幾個黑鐵提司。

然而。

當這些黑鐵提司走遠後,周圍寂靜黑暗的環境,似乎變得詭異起來。

忽然,荀圖感受到懷中傳來一陣刺骨的冰寒,源頭正是那塊石明贈予他的玉佩。

玉佩剛剛被荀圖取出,就瞬間破碎,碎屑中突然躍出了一隻黑豹的虛影。

還未等荀圖驚呼,黑豹便衝入了他的眉心,荀圖的身體也立刻變得僵硬起來。

片刻後,荀圖緩緩睜開了眼睛,活動了下身子,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嘴唇微動,但並無聲音傳出。

高空中,韓墨景看著寒蛇江上的爭鬥,莫名地感到有些許不安,似乎那些落水者,都消失在了江水中。

但當韓墨景剛想要去查探一番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了熟悉的慘叫聲,妖殺奪靈案再次出現。

一時間,韓墨景陷入了兩難之中。

但最終,他還是選擇相信郡守安排的人馬,放棄了寒蛇江上的異變,化為一道黑光往郡城裡趕去。

“不能禦獸,那我禦劍不就行了?大黑你先藏好,讓我好生瞧瞧這寒夢,到底是隻什麼妖。”

寒蛇江上,也忽然亮起了一道劍光,直取半空中的最後一根絲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