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都市 >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 第2562章 好好療傷,好好吃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葉楚月夜墨寒小說 第2562章 好好療傷,好好吃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562章好好療傷,好好吃飯

楚月收到丹藥和法器,聽得薑君的話,驀地抬起了微微泛紅的眼簾,旋即咧著嘴粲然而笑。

“晚輩謹遵薑君之言!”

少年嘹亮的聲音,傳遍四周。

薑君好笑地看著用力說話的少年。

“是個真性情的孩子。”

顱腔內,再度出現了蒼老的聲音。

“是啊。”薑君長歎。

“葉楚月。”

高空之上,驟然響起了夜尊殿下清冷的聲音。

隨即便見夜尊將一箱好藥贈送給了少年。

“好好療傷,好好吃飯。”平華無實的話,卻讓楚月鼻腔微酸。

一字一字,都暗藏著獨屬於他的關心。

“瘦了。”夜墨寒心疼地看著少年,用隻有卿、柳二老才聽得到的聲音歎道。

卿重霄眨了眨灰濁的眼睛,看了看少年,又看看夜墨寒,而後再看看少年,端的是百思不得其解,怎麼都想不明白少年到底是哪瘦了。

比之在帝域大陸的時候分明圓潤了些許。

反觀夜墨寒,整個人都瘦削了許多。

這段時日,自從夜墨寒成為七殺天的夜尊後,為了能夠儘快立足,並且拓展勢力,以及修煉境地,付出了太多,太多。

每日熬到就睡一個時辰,哪怕是在睡著的那一個時辰裡,要不泡著藥浴,要不就是在熔爐裡睡,如此一來,既能勞逸結合的歇息,也能不放過任何修煉的時刻。

走來的每一步,卿重霄都看得真真切切。

是煎熬,亦是快哉。

卿重霄曾叨嘮過,不必這般,循序漸進亦是可以的,不過是要些時間罷了。

男子站在滾燙通紅的熔爐,負手而立,紅袍如血,臉上的麵具還映著熠熠紅光。

他背對著老人,紫棠色的眸子起了微瀾。

他隻說:他的阿楚會更苦,更拚命,作為她的丈夫,葉塵的父親,須頂天立地,步步登高。

他的心上人,是雄獅,是雛鷹,是鳳凰,亦有桀驁的龍骨。

他要與她同在高山之巔共燃鴻鵠火驅散寒氣纔是。

夜墨寒眉眼溫柔地凝視著少年。

他看得出,星雲宗是一個好宗門。

那些人,都對阿楚很好。

阿楚苦了這麼久,值得遇上這麼一群良善仁義之人。

“小少年。”

本源老族長的聲音赫然響起。

他扯斷了掛在脖頸上的一個吊墜,並拿出了一個盛滿寶物的空間指環,贈送給了楚月。

楚月接過七殺天的寶箱,又接過了老族長的空間指環,眸光微閃。

其餘來海神界傳承的阿航界之尊並未覺得有何不對。

隻當七殺天的夜尊和老族長都是想諂媚於薑君罷了。

於是,華山老君、無極老祖等上界之尊,俱都給少年送了些東西。

或是療傷的藥,又或是珍稀的法器,像一座小山般堆積在了星雲宗。

菩提之地的其餘宗門和海神界五湖四海的修行者們,俱都是眼熱心焦的。

“爹,我們呢?”楚雲城問,

楚老爺子蹙眉,“先前惹惱了薑君,是該隨波逐流,跟著薑君一併送禮纔是。”

隨即,話鋒一轉。

“但我們曾讓尊兒來刺殺過葉楚月,先前又被葉楚月指責,實不該隨眾而行。”

楚老爺子想了想,還是決定不去送禮。

大楚,要有大楚的骨氣。

恰好楚雲城也是這麼想的。

“這孩子......”

楚老爺子站在邊沿處俯瞰,沐浴著九霄的風,神情漸而複雜,“她若知曉自己是大楚的孩子,大楚的公主,想必會很高興吧。”

“那是自然。”楚雲城道:“她在海神界打拚,哪有做大楚女兒來得安穩。”

“就彆讓她知道了。”

楚老爺子提醒了一句至關重要的,“若不然的話,便會如狗皮膏藥跗骨之蛆一樣粘著我們,也是麻煩。”

“還是父親考慮周到。”楚雲城呼吸微窒,眼底驟湧起了警惕之色,“父親放心,絕不會有這個可能。”

山雞哪能攀上鳳凰枝?

他們,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輓歌那裡,多留意下。”

楚老爺子滿目擔憂,“輓歌對待明月,宛若魔怔,實在是不該。為人母親者,無大局,隻有婦人之仁。隻怕她渾水摸魚來到海神界,發現了明月是誰,將事情的真相告知於明月。”

“女流之輩,總是如此,目光短淺。”楚雲城失望道。

“等到日後,她總能知道我們的好。”

楚老爺子搖著頭說,“難怪古來稱帝者,成大器人,都是男兒,可惜南音還是個女兒身,若是男子的話,有此等天賦灌溉,必能成大器。”

說到這個,楚雲城亦有些失落。

楚南音則居高臨下地睥睨星雲宗,黛眉緊皺起。

楚世訣、楚時修幾個兄長都圍在她的身邊,宛若眾星拱月般簇擁著。

“凡人之道,縱有傳承也是白搭。”楚世訣安慰道。

楚時修點點頭,“有點小天賦,並不多,修行之人,若無遠見,亦是無果。”

楚南音抿唇不語,風姿冷傲如青女霜。

另一邊。

星雲宗的弟子們卻冇在乎上界之尊的恩賜寶物,都圍聚在了楚月的身邊,關心楚月的傷勢。

上上下下、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縱然見得少年安然無恙的,卻還是憂心忡忡。

“嚇死人了。”段清歡眼睛紅紅的。

章瓷也不再酸溜溜的吃味,亦是呼吸急促道:“葉師弟,當真冇事了嗎?骨頭裂開那麼多縫,血都流進去了,當真冇事嗎?你可莫要嚇人,宗主都快被你嚇死了。”

明少俠點點頭,“是啊,折一個少宗主,陪一個宗主,那我星雲宗豈不是要滅宗了。”

楚月無奈地看著師兄、師姐們,心底升起了萬般的暖意。

卿若水鎮定下來,在人群之外望著被簇擁的楚月,心底裡衍生出了奇怪的想法。

他的這位葉大哥,不是被淬魂鞭撐得飽了,就是攫取靈核之氣過多而上火,如今亦因傳承太多而壓斷了骨頭。

這異於常人的體質和天賦,當真不知是福還是禍。

左天猛生生地擠了進來,看了看楚月,方纔鬆了口氣。

“宗主,弟子當真無事。”楚月連忙道。

“讓祝老用桔梗陣法觀察半個時辰。”左天猛道。

楚月還要掙紮,就被章瓷、趙浮沉這些人給扛著走了。

祝老聳聳肩,“罷了,俊弟子,荷葉雞先給你賒賬了。”

“記宗主賬上。”少年哀嚎。

左天猛:“............”他就不該關心這個臭小子。

上輩子絕對欠了這混球的,這輩子纔來討債。

之後,楚月被迫進入桔梗陣法檢查武體。

時間流逝時,上界之尊,使用法器確定傳承之地。

今日,被傳承選中的弟子們,都要傳承之地接受諸尊神聖的洗禮。

“轟!”

巨響炸裂。

天穹東邊銜接著深藍色的大海之水。

「傳承地:流光海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