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曆史 > 逍遙小捕快 > 第847章:十八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逍遙小捕快 第847章:十八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許青轉過身看著李明月,李明月已經將手中的茶壺放在了桌子上,兩隻手攪在一起,都不知該說些什麼,隻能低著頭,滿臉通紅。

女子偷偷畫男子畫像,隻會有一種結果,而且房間裡掛滿了許青的詩詞,如今又填畫像,李明月心中想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當初在安定侯府之時,李明月便是四人之中最害羞的,如今依舊是。

蕭如雪可以由著孩子心性毫無顧忌表露心跡,龍冰兒也不過半推半就水到渠成,但是李明月卻一直將這份心意藏得很深,隻是默默珍藏於心,從不去奢求什麼。

許青走到李明月麵前開口道:“那副畫像……”

李明月聲音很小,小到隻剩下呢喃:“明月……想……想記住你現在的樣子。”

雖然隻是一句話,但是許青1卻聽得出李明月的意思。

用畫來記住現在的樣子,不然以後記憶會模糊的。

也就是說李明月其實是在抱著永彆的想法畫這幅畫。

許青看著李明月,開口道:“明月,你當真想要嫁到樓蘭?”

李明月點了點頭,不說話。

許青皺起眉,問道:“你明明就不喜歡那樓蘭王,為什麼?”

李明月輕聲道:“明月不想給兄長添亂了,明月自幼體弱,全賴兄長照料,若是反抗皇帝的命令兄長勢必會受到牽連,兄長這些年來的努力也會毀於一旦,明月不能那麼自私。兄長能為明月犧牲那麼多,明月為何不能為兄長的大局犧牲一次呢?”

李明月的話讓許青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她總是這樣的,將一切都埋在心裡,懂事的讓人心疼。

雖然因先天之疾自幼體弱,但是內心卻極為剛強。

李洵想做的事情她其實都知道,如果現在她隻是為了自己的幸福反抗皇權,李洵必然會為了她暴露所有的底牌,一旦失敗他們兄妹以及李洵所積累起來的本錢都會毀於一旦。

所以她寧願犧牲自己的這點幸福,隻為了能夠讓李洵繼續隱忍下去,等待合適的時機。

這種柔弱而理性的剛強,更加惹人心疼,也會極大的激起正常男子的保護欲,許青也不例外。

關鍵是他家裡的都不是一般人,一個比一個強硬,碰到一個柔柔弱弱需要被人保護的著實不容易。

他看著李明月道;“跟我回去吧,去楚國,娘子與雪兒都很掛念你。”

李明月輕輕搖了搖頭道:“明月與樓蘭王的婚約已經定下,此時禮部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皇帝不會換人了,此生能夠遇到蘇姐姐,能夠遇到許公子,能夠遇到雪兒和冰兒,明月已經知足了。”

許青道:“我不會讓你嫁到樓蘭去的。”

李明月抬頭看著許青的眼睛道:“明月不值得許公子如此做法,許公子不要衝動,家裡還有蘇姐姐,不要讓她擔心。此生明月或許與許公子有緣無分,若有來生……”

說到這裡,李明月不由得又將頭低了下去;“若有來生……明月願嫁給許青為妻,不再分離……”

話到最後幾乎都聽不見了。

但是許青卻依舊清清楚楚的將每個字都收入了耳中,他走上前將李明月攬入懷中,李明月也冇有掙紮隻是靜靜的靠著許青的胸膛,閉著眼睛。

許青攬著李明月的纖腰,低頭看著李明月緊閉的雙眼,開口道:“我隻求今生,不求來世。”

李明月靠在許青的懷裡柔聲道:“明月還有十八天。”

許青聽到李明月這突兀之語,疑惑道:“什麼?”

李明月靠在許青懷裡,滿臉通紅,但是還是鼓起全身的勇氣開口道:“十八天後就是皇帝為明月定下的婚期,明月想做十八天許青的妻子,可以嗎?”

雖然這種話不該從她嘴裡說出來,但是李明月擔心現在不說的話以後就冇有機會再說出口了,但是有些話說出來之後,她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鬆。

許青自知勸不動李明月與他一同前往楚國,也不忍心硬來,隻是輕聲開口道:“好,十八天。”

李明月的請求總是怎麼的小心翼翼,她最後的奢望也隻是可以做許青十八天的妻子。

但是許青卻不打算就此滿足,他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李明月嫁到樓蘭去?

要是他這麼做了,回去之後孃子估計都不讓他進家門了。

他抱過的那就是他的人,還想去樓蘭?

除了跟他回家根本就冇有第二條路!

李明月不打算拖累其他人,但是不代表其他人真的會無動於衷。

許青就不信李洵真的會眼睜睜的看著李明月嫁到什麼樓蘭,許青相信他一定在暗處準備著什麼。

……

而自從許下這個承諾開始,李明月便認認真真的過著每一息的時間。

李明月也不再需要躲在房裡偷偷的畫許青的畫像,可以請他擺出各種姿勢。

在房中,李明月還會畫些景物來,而後許青則是賦詩其上,為其增色。

兩人白天仿若真正的夫妻一般生活,夫唱婦隨。

李明月沉浸在這個夢裡,而許青則不忍心打破她的好夢。

因為李明月度過了十八年的心酸才換來了這十八天的美好,美好到對她來說一分一秒都是那樣的寶貴。

中午的飯菜也是李明月親手做的,她的廚藝很好,跟蘇淺也不遑多讓,做出來的菜肴更是色香味俱佳。

李明月的轉變惹得府中的下人也是頗為驚訝。

這府中的下人滿打滿算也不過十人,他們這些人認識的公主雖然一直是不悲不喜的模樣,但是卻處處都透露著惹人憐愛的氣質。

今天的公主怎麼好似換了一個人一般,公主的嘴角似乎一直都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公主每日吃的飯菜向來是公主自己做,他們也都習慣了。

以往公主每餐也不過做兩個小菜而已,所以往內宅的廚房裡菜也不需要送很多,但是如今卻是增加了不少,彷彿他們的公主一下子變得能吃了起來一樣。

以前一餐吃小半碗米,現在一餐吃兩碗半而且還配了六道菜,誰看了都覺得不正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