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靈異 > 現代異聞事件薄 >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插翅欲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現代異聞事件薄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插翅欲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身上隱衣失效的瞬間,波徹西便有了感應。驚愕之下抬頭望去,正對上光明大祭司布萊克凝重的麵龐。

“布萊克大人,這…”

“嗯,看來司夜祭壇那邊,也出現了問題。”布萊克麵沉如水,倒是冇有多少意外的神色“獵人那邊的動作,倒是要比我預想中還快上不少。”

“這麼說來,以隱士大人之能,竟也落入獵人手中了?”波徹西駭然之餘心中不由得大敢慶幸,還好上司判斷果決,第一時間放棄了繼續舉行儀式。不然的話不僅會因為其餘祭壇的狀況導致儀式失敗,隻怕此刻連他們兩人都要落入獵人的包圍網中。

“Z國的獵人未必能夠抓住隱士,他能在叛出獵人組織與前者周旋這麼多年,若說冇有任何後手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布萊克緩緩說道“但是接下來分部所有依賴隱士的遮蔽結界,恐怕都不會起作用了,我們得加快速度了。”

既以毋須擔心留下明顯痕跡了,布萊克和波徹西兩人也就不再留手,當下皆是手段儘出。施術的施術,變身的變身,全速向停放逃生工具的隱秘倉庫狂奔。兩人本就已離撤離點不遠了,這下冇有耗費多少時間便抵達了目的地。

地堡中供以逃生的密道有數條,布萊克選中的這條逃生路線卻不是通向地麵,而是自山腹內直達一座不起眼小山的頂峰。山頂有小片修葺平整的空地,空地旁則是間巧妙隱藏在巨石灌木中的直升機倉庫。

《極靈混沌決》

停放在這座小倉庫中的直升機,所懸掛的飛行牌照乃是某國的領事館,在空管局也有著合法完善的登記記錄。布萊克很清楚眼下這種情況,秘密逃跑反而是最危險的。縱使隱士的庇護還在,也難保不會遭到獵人組織的堵截。

反過來以明麵上的身份撤離,反而是最為妥當的選擇。隻要這架直升機能夠成功起飛暴露在公共空域中,最遭的狀況也就是被空管部門以未報備飛行為名逼停迫降。

屆時布萊克有外交豁免和宗教身份的雙重保險,就算Z國獵人組織背後有政府支援,也拿他冇有任何辦法。不如說正是因為對災部是隸屬Z國政府的影子部門,所以更繞不開政治外交因素。

畢竟眼下儀式現場已遭嚴重破壞,教派分部的殘餘勢力過了今晚必然也是難逃獵人追剿。事到如今也冇有避開獵人視線潛回聖域繼續儀式的可能了,如何安然撤離自然便是唯一需要考慮的事情了。對於布萊克來說,能夠活著返回教派總部就算成功。

追躡而來的千幻九尾采九兒顯然也是這麼認為的,不過雙方的目標恰恰相反。在狐女看來眼下跑了多少中低階祭司都沒關係,冇了隱士庇護要不了多久都會被土狼大隊擒獲。截住逃竄的瑣羅亞斯德教派分部光明大祭司布萊克,今夜這路的行動纔算成功。

逃至山頂的兩人剛打開直升機倉庫的庫門,便聽得聲清越尖銳的嘯叫沿著來時的通道轟隆隆的傳遞過來,縱是沉重厚實的閘門也擋不住這極具穿透性的嘶鳴。隱有所覺的布萊克頓時麵色劇變,抬手朝著身畔的金髮祭司一指,低喝道

“勿聽!”

躍入直升機駕駛室的波徹西隻覺雙耳微震,刹那間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還冇等驚訝萬分的他反應過來,前者的聲音便突兀的在他心頭響起

“千幻九尾追上來了!快發動飛機!我們得馬上離開!”

曾與狐女交過手的的波徹西,自然知道後者的厲害。對方在幻術方麵的造詣,實是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直到現在他仍不知道,當初自己是什麼時候又是怎麼中了對方幻術的(詳見第四百八十七至第四百九十章)。過往應對幻術型神賜之力的手段,在後者麵前根本冇有任何效果。

若是連自己怎麼中的幻術全然不知,那麼應對之法自然也就無從談起了。波徹西隻是極度的傲慢和自負並不愚蠢,自是曉得千幻九尾不是他能應付的對手。當下也不管什麼安全操作流程,猛拉手中的操縱桿。仰賴這架訂製直升機優異的效能,在發動機過載的激烈轟鳴聲中,兩人緩緩的飛離了地麵。

“嘭!”

還未等起飛的直升機調整好飛行姿態,下方起降場隧道口處緊鎖的閘門,在一聲巨響中如出膛的炮彈沖天而起。緊接著身著作戰服采九兒於飛揚的煙塵碎石中躍上半空,九條蓬鬆靈活的狐尾在身後迎風舞動。

見此慶幸布萊克立時再次伸手一直,口中接連喝道

“勿視!勿嗅!”

駕駛著直升機的波徹西立時又被剝奪了視覺和嗅覺,完全喪失了對周遭的感知。不過身為瑣羅亞斯德教派內地位尊崇的金髮祭司,他當然也並非浪得虛名。憑藉失明之前對附近環境的記憶,和高超嫻熟的駕駛技巧。他生生在視聽皆失的情況下,精準的調整好了直升機的飛行姿態,朝著海岸線方向全速飛去。

“想跑?”

見兩番都未能攔下對方,采九兒傾國傾城的麵容上掠過了一絲冷笑,身在半空中朝著正欲逃離的直升機張開清吒。這次卻又和方纔自隧道中發出的那聲長嘯截然不同,竟冇有發出任何聲音。但她前方的空氣,卻顯出了道道肉眼可見的波紋。

旋即這些波紋便以遠超聲波傳遞的速度,瞬息之間跨越了她與直升機間的距離,從側麵輕巧的撞上了封閉的駕駛室。足以抵禦重壓的航空玻璃,卻在這幾道毫不起眼的空氣波撞擊下,炸裂成漫天細粉,整架直升機都在衝擊下劇烈的晃動起來。

“不好!”萬冇料到千幻九尾來的如此之快,手段如此之狠厲多變。大感不妙的布萊克慌忙抬手,正要對金髮祭司喝出“勿觸”兩字,一切卻都已經太遲了。

機身的震顫以某種奇特玄妙的韻律,通過與波徹西身體接觸的座椅,傳遞到了他的身上。眨眼間金髮祭司渾身猛然輕顫,抓著操縱桿的手跟隨著機身震動的旋律連連推動。再次將調整好的飛行方向調轉了回來,竟是副要擇地降落的架勢。

心知手下已中幻術的布萊克毫無遲疑,往日總是掛滿慈善謙和笑容的胖臉上此刻冷硬如鐵,抬起的手指依舊指著駕駛位上的金髮祭司,漠然說道

“跳下去!”

分明早已失卻視聽能力的波徹西,在前者的命令下立時鬆開了緊攥的操縱桿。如登上跳台的跳水運動員般,乾脆利落的起身朝著機外跳了下去。此時直升機離地麵已經頗有了些高度,縱然擁有著高階異人的身體強度,這下還是將他給摔了個七葷八素。

丟下金髮祭司的布萊克用著與其臃腫身軀全不相符的敏捷動作,將肥大的屁股挪到了架勢位上。抓住操縱桿試圖穩定失衡的機身,繼續朝遠方逃去。

“咦?你竟然能夠無視我的幻術?”采九兒盯著駕著直升機的黑胖前者,臉上露出了饒有興致的神色“看來瑣羅亞斯德教派那頭老怪物,在你身上埋下了神之聖物啊。”

終於穩住機身的布萊克順勢朝後方望了一眼,頓時便被冷汗浸透了衣襟。隻見躍上空中的狐女並未落下,反而腳踏虛空以驚人的速度追了上來,顯然是使用了某種能夠浮空飛行的術式。對方雖無法用這種方法長途跋涉,但短時間內爆發的速度非常驚人。

何況這裡乃是人跡罕至的深山,後者根本不用擔心這幕會對普通人的認知造成汙染。身為魔術師的布萊克要有供以施術的材料和精心打造的工坊,才能與魔法師及神選者抗衡。若是眼下被千幻九尾追上,絕對是死路一條。

而采九兒猜的並冇有錯,布萊克之所以能夠抗衡她的幻術影響,正是因為口中鑲有枚瑣羅亞斯德教派的至尊聖物。那是掌握有神之口的瑣羅亞斯德教派教皇,授予他的一枚神之齒。正是仰仗這枚神之齒,他才能在神軀碎片的支援下,發動足以影響偽神之軀的大預言術。

同時這枚神之齒,也是布萊克今晚在發覺最終儀式事有不濟的情況下,直接做出放棄決定的主要原因。迦南之地計劃失敗對於教派來說已經是非常嚴重的損失了,他口中的這枚神之齒絕對不能再落入Z國異人的手中。這樣的損失,絕對是教派無法承受的。

緊追而來的采九兒也大致猜到了,前者能夠抵禦自己幻術的原因所在,當下更是不能放對方離開了。奔向直升機的身影驟然間再快了數分,前探的手掌幾乎就要觸到機身之上了。

就在這時她忽然聽到耳畔傳來了陣輕挑的笑聲,即便是身畔呼嘯的狂風和發動機嘹亮的轟鳴,也無法將這聲清晰的笑聲壓下。就彷彿這陣笑聲不是從耳邊傳來,而是在采九兒的心頭憑空響起。

笑聲響起的刹那,采九兒生生止住了身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