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曆史 > 王者戰神江南林若蘭 > 第2509章 靈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王者戰神江南林若蘭 第2509章 靈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林驚天見江南冇有說話,以為他在擔心,開口安慰:“你彆緊張,雖然你先前得罪了祁誌彬,但是這次的事情跟你沒關係。”

“要我說,這個祁誌彬就是死有餘辜,之前冇有跟你細說,這些年,開陽宮在他的帶領下,不知道做了多少惡事,隻是一直冇有被人抓到把柄,很多宮裡的弟子,對他都是敢怒不敢言。”

江南揚眉:“還有這種事?”

“是啊,師父也知道開陽宮的事情,暗中調查多次,都被祁誌彬狡辯過去,這次啊,算他惡有惡報!”

難得看到向來清冷的林驚天如此憤慨,想來對開陽宮也是不滿許久。

江南輕笑一聲:“這我到是不知道,想來,無意間到是做了件好事。”

“你說什麼?”林驚天湊近了些:“什麼好事?”

江南擺手:“冇什麼,隻是開陽宮主突然死了,想必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

林驚天剛準備回答,外麵有人跑過來喊道:“林師兄,宮主找你,趕緊回去吧。”

林驚天應道:“我知道了,馬上回去。”他拍了拍江南的胳膊:“江南兄弟,等這件事情過去之後,我就求師父放你出去,你再堅持幾天。”

江南感激的點點頭。

待林驚天離開之後,江南臉色沉了沉。

眼下,與魔氣相關的線索一個箇中斷,想要繼續查下去,都不知道如何下手。

難道,要被動的等待著幕後黑手自己現身?

就在江南沉思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吵鬨的聲響。

“快點把凶手抓出去!”

“對,殺了他,殺了他為師父報仇!”

一幫開陽宮的弟子凶神惡煞的衝進來,對著江南就要動手。

麵對攻擊,江南下意識的一把甩出衣袖,一股靈力散發出來,將那幫人擊潰得飛出幾米遠。

一幫人狼狽的慘叫幾聲,倒在地上。

“就這?”江南眼中露出不屑。

從後麵又衝出來一幫人,大喊道:“江南,你這個混賬還敢狂妄!看我們今天要為師父報仇!”

“對,殺了他,殺了他!”

一群人對著江南憤慨的怒罵著,卻又不敢上前。

開陽宮宮主已死,幾個主事的大徒弟也相繼出事,現在的開陽宮,就是一群無頭蒼蠅,除了四處亂竄,根本成不了事。

關鍵是,這些人加起來也不是江南的對手。

除了過過嘴癮,奈何不了江南。

不過江南也並不打算理會他們。

祁誌彬好歹也是個宮主,雲海天宮出了這麼大事,自然有人出麵主持。

說不定,藉此機會還能認識另外幾個從冇有露過麵的宮主。

魔氣之事,事關重大。

整個雲海天宮,涉及甚廣,能夠沾染魔氣之人,至少也是個宮主級彆,如果此次有機會接觸另外幾個宮主,到也甚好。

江南甩甩袖子一屁股坐到地上,懶得與這幫人宵小之輩計較。

就在此時,一聲嗬斥聲偉來:“你們在這鬨什麼?”

尉遲威威嚴的走了過來。

開陽宮那幫弟子,頓時嚇得低下頭,往後退了幾步。

“開陽宮出瞭如此大事,不好好在宮裡待著,跑到這裡鬨什麼!”

尉遲威掃視眾人一眼,寒氣逼人。

一幫人麵麵相視幾眼,有人小聲回道:“我們,我們是來替師父報仇的!”

“報仇?找誰報仇?”尉遲威麵露不滿。

這時,從後麵又走過來幾個人。

看裝束,也是開陽宮之人。

其中一箇中年男人走上前,恭敬的說道:“參見宮主,此事也怪不得這些弟子,他們隻是想替他們的師父報仇,也是一時情急。”

尉遲威撇了那人一眼,道:“關途,你是開陽宮掌事,現在你們宮主出了事,你須管理好屬下這幫弟子,他們心急,也得注意分寸,開陽宮宮主出了事,跑來找江南的麻煩,有何用?”

江南聽到尉遲威替自己說話,抬頭看了他一眼。

關途上前一步,臉色陰沉:“尉宮主教訓的是,我已請了幾大長老,我開陽宮宮主遇害之事,定能查個水落石出!”

說罷,關途惡狠狠的瞪了江南一眼。

江南一臉坦然。

祁誌彬是自己殺的,那又怎麼樣!

若不是祁誌彬想要背地殺了自己,又怎麼可能給自己機會將之反殺!

“既然如此,還不趕緊帶著這幫弟子回去!”尉遲威甩出衣袖。

關途雖然不憤,但也並未反駁。

而是安撫著下麵的人,將他們都帶出千規窟。

尉遲威見人都離開,走近江南身邊小聲囑咐:“待會有人帶你前去接受審訊,你見機行事,我會力保於你。”

江南點頭。

他知道,尉遲威向來公平公正,這次明知道他殺了祁誌彬,還如此幫他,除了相信他的人品,也是為了找出陷害他師父雲海天尊的凶手。

憑江南的實力,除了那幾個冇露麵的宮主不知實力之外,也就尉遲威與他實力相當,江南之所以隱藏實力,低調行事,也是想要暗中調查魔氣之事。

否則,管他什麼祁誌彬的,殺了又如何!

尉遲威離開不久,有人前來帶江南出去。

雲庭上前說道:“江南,若是有需要,我可以幫你,就憑你之前說過要幫我,我也義不容辭。”

江南笑了笑,跟著那幫人離開。

江南被帶到大廣場之上。

這裡平常聚集的人最多。

此時四周戒備森嚴,看得出來,雲海天宮對開陽宮宮主遇害之事的重視。

為首站著三個年老之人,看樣子,應該級彆很高。

就連尉遲威都站在那三人之下。

難不成,這三人就是關途口中的長老?

江南四下打量一眼,除了尉遲威,搖光宮主和白浩明所在的宮主,天璿宮主也在。

並冇有發現其他宮主。

現在鬧鬨哄的,人群中都在小聲議論著開陽宮主之死一事。

站在最上麵的一位鶴髮老者站出來喝到:“大家安靜!”

此人話出,下麵頓時安靜下來。

這幾位長老,可是雲海天宮資格最老的修為者。

雲海天宮下麵有七個宮,各自為營,但是真正遇到大事,就會有幾大長老出來主持。

聽說,長老上麵有大宮主撐腰,隻是,近幾百年來,都冇有人見過大宮主,甚至很多新進的弟子都冇有聽說過。

以至於,有傳聞,大宮主早已殞命。

鶴髮老者看向關途,問道:“關途,你們宮主出事,你說,是站在底下這人所為?”

關途陰冷的瞪了江南一眼,回道:“正是,三長老,此人名叫江南,上個月混進我們雲海天宮,當初,宮主懷疑他是外麵的間細,派師弟去查他,結果被他誘騙至生死台被害,接著,他又接連殺了我宮劉毅和陳亮兩名弟子。”

“此人與我們開陽宮私仇至深,這次更是殘忍的殺害了宮主!還請幾位長老一定要替我們宮主報仇啊!”

“報仇!報仇!殺了他,殺了他!”

底下開陽宮的弟子們一個個情緒激昂的喊道,對江南恨之入骨。

幾位長老聽了關途了講述,頓時沉下臉,看向江南,現場頓時一陣寒意。

尉遲威皺了皺眉。

這個關途幾句話就將江南定罪,到是心思歹毒。

就算江南殺了人,那定然是事出有因。

被他這樣一說,可還有翻盤的機會?

尉遲威站出來說道:“關途,開陽宮主被害之事,並冇有定論,鄭毅之死,凶手還未找出,另外,陳亮之死,是因為他殘害同門,被江南誅殺,祁天辰之死是因為他自己要上生死台,怎麼從你口中,這一切都是江南所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