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四十二章 鴻門家宴步為營(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四十二章 鴻門家宴步為營(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根本不給鹿寧婉拒的機會,連忙向左右喊道:「來人啊,帶著小姐去更衣!」

話音剛落,兩個小丫鬟應聲前來。

鹿寧站在原地不肯隨她們離去,咬著唇有些猶豫。

翊王隻能輕聲勸道:「顧大人說得對,你這般回去定然會著涼,還是先去換下衣服吧!」

聽到翊王這麼說,鹿寧也不好再推辭,隻好在婢女的攙扶下,往後院走去。

顧之禮向翊王拱手道:「殿下,寧兒去更衣!不如咱們先入席吧!」

說罷,二人便徑自走向花廳。

鹿寧一路上被帶往顧思思出閣前的閨房,一路上她看著院中的綠樹蔥鬱,樓台的倒影映入池塘。一副歲月靜好的畫卷,在眼前徐徐展開,令人羨慕。

隻是畫中那位恬靜淑雅的女子,可否會想到,日後會被最親近的人,當做禮物一樣送到陌生男子的床上。

鹿寧忽然想起了那位,從未謀麵的母親,或許她也曾生活在這樣富足的生活中,做著相夫教子的美夢。

可夢醒時,卻發現自己已成了皇上的女人。

那一刻,她該是多麼的絕望!

鹿寧悵然歎了口氣,轉眼間,已被帶入內室。

隨後,十多名婢女端著托盤魚貫而入,托盤上是精美的服飾和貴重的飾物。

鹿寧看著這些蜀錦蘇繡的服侍,以及各式金銀翡翠、珍珠瑪瑙的飾品,不由得心生感慨:

馬幫的貨物中,成色比這好的,她也見過很多,卻從未想將其統統放在身上。

這些深閨中的女子,整日被困在深宅之中。除了將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等待著嫁一位夫婿,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正在她感歎間,幾名婢女走來,利落的為她褪去身上的濕衣,迅速換上了一件嶄新的衣裙。

這衣裙薄如蟬翼、修身曳地,緊緊的包裹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領口處開得很低,從脖頸到胸前的雪肌一覽無餘。

鹿寧微微蹙起眉頭:「你們小姐平日裡,都穿這樣的衣服嗎?」

一個小丫鬟一邊服侍她,一邊說道:「府上隻要有貴客來訪,老爺都會讓小姐穿上這件衣服,去宴席上表演助興。」

嗬!

鹿寧在心中冷笑:顧之禮還真把女兒,當成了讓他升官發財的搖錢樹!這和青樓的老鴇有什麼區彆!

鹿寧很想換下身上的衣服,可轉頭看看,那些更加誇張的服侍,她也隻好隱忍作罷。

她被婢女攙扶著,坐在銅鏡前。

婢女們為她綰起雲鬢,簪上桃花,金鑲玉的步搖微微顫動、琮琮作響。

描黑柳眉,染紅朱唇,雙頰上飛起片片紅暈,纖纖十指上染上豆蔻,眉間一枚花鈿嬌美動人。

鹿寧看著銅鏡中自己嶄新的麵貌,不由得怔然出神:真是棵精美絕倫的搖錢樹啊!

身旁的奴婢挪開身後的屏風,露出一排樂器,恭敬的說道:「梳妝完畢,還請小姐挑一件樂器!」

鹿寧瞥了她一眼,沉著臉問道:「我為何要挑選樂器?」

婢女微微欠身,畢恭畢敬的說道:「這是老爺方纔吩咐的。說要請鹿幫主待會兒在席上獻藝助興。」

看來顧之禮果然還未死心!

獻出自己的女兒,還覺得不夠,要繼續獻出自己。

她坐著不動,擺弄著桌上的珠花,淡淡道:「如果我不去呢?」

丫鬟們相視一怔,立刻福身道:「鹿幫主,老爺說,這是殿下的意思!還望小姐不要駁了王爺的麵子。」

鹿寧冷冷一笑,心道:這顧之禮竟然打著翊王的名義,逼著自己前去獻藝,還真是膽大妄為。

不過轉念想想,翊王說得對,他不是大皇子,自己也不是顧思思。顧之禮將算盤打在自己身上,小心竹籃打水!

想到此,她緩緩站起身來,款步走到那些精緻昂貴的樂器前,抬起玉手,輕輕撫摸著絲絃,心中卻五味雜陳:

這些精美的玩意,對深閨小姐來說,是消遣、是才藝。對她來說卻是恥辱、是痛苦。

那些被牙公逼迫訓練,等待被買走的日子,又再一次被翻了出來!

鹿寧轉過身來,看著一屋子戰戰兢兢的婢女,微微一笑,說道:「樂器我已經選好了!這就隨你們出去!」

婢女們如釋重負,連連磕頭答謝。

——見招拆招——

花園內明燈錯落,園林深處對映出璀璨的光芒,風中的花香似乎比黃昏前還要濃。

花廳中鼓樂笙簫、羅袖翻飛,歌舞昇平。

顧之禮與翊王坐在主位上,一邊看著歌舞,一邊推杯換盞、相互寒暄。

一曲已畢,樂隊和歌姬紛紛退下,顧之禮忽然笑道:「看來是鹿幫主出來了!」

翊王的一雙眼緊緊盯著門口,隻見一群婢女簇擁著一位少女翩然而至。

那少女一身輕薄而修身的碧色長裙,翡翠做的花飾垂掛在兩鬢,濃妝淡抹的嬌麵,更勝豐豔的荷花。

她懷中抱著一柄焦尾琵琶,款款坐在花廳正中的椅子上,一雙美眸淡淡掃過在座的三人,嫣然一笑。

皎潔的月色灑在少女嬌美豔麗、明珠生暈的臉上,翊王隻覺得心頭一顫,目光再也無法從她身上挪開。

鹿寧將琵琶放在腿上,笑盈盈的看向翊王,貝齒輕啟道:「要說樂器,我隻會這一樣。但我琴藝不精,還請殿下見諒……」

顧之禮對鹿寧此時的順從十分滿意,他轉身向翊王拱手笑道:「不知殿下可有想聽的,讓寧兒為您奏上一曲?」

翊王脈脈凝著鹿寧,淡淡笑道:「她彈什麼,本王就聽什麼!」

顧之禮眼珠一轉,彆有深意的說道:「此情此景,一曲《鳳求凰》倒是十分應景,不知鹿幫主是否賞臉。」

說罷,他看向身旁的翊王,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得到他的認可。

卻不料,翊王始終冇有看向自己,反而與鹿寧相視一怔,這一眼意味深長,兩個人都心照不宣,相視一笑。

鹿寧也不理顧之禮,隻淡淡的說道:「我隻會一首曲子,你們聽還是不聽?」

顧之禮麵色尷尬的看向翊王,不知如何作答。

翊王卻微笑著點點頭,說道:「鹿幫主肯賞臉獻藝助興,本王自然洗耳恭聽!」

鹿寧莞爾一笑,伸出纖纖十指,放在琴絃上,表情也漸漸沉寂下來。

隨著玉蔥般的手指,在絲絃上輕攏慢撚,又抹又挑,一曲沉雄悲壯、淒楚宛轉的《霸王卸甲》從指間傾瀉而出。

顧之禮的臉色從得意洋洋漸漸變得陰沉,他側目看向翊王。卻見他滿麵含笑,正聽得入迷,一隻手跟著節奏,在輕輕敲打著桌麵。

一曲彈畢,整個花廳鴉雀無聲,在座的人都忐忑不安起來:

這樣一曲描寫垓下之戰的戰爭場麵,哪有半分女子的柔情?曲中傾訴的分明是滿腔悲憤和一蹶不振。

好好的一桌喜宴,被這一曲打斷,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說不出的沉悶。

鹿寧放下琵琶,看向麵色鐵青的顧之禮,淡淡一笑,這笑容飽含深意,略帶一抹譏誚。

顧之禮心裡氣得咬牙切齒,表麵上還是一派風淡雲輕。

他側目看向翊王,見他笑容可掬,連連拍掌喝彩。也跟著拍起手來,隻是臉上的笑容有些怪異。

他搜腸刮肚,實在找不出好聽的話來圓場,隻好訕訕道:「平日隻聞鹿幫主武藝超群,冇想到竟然彈了一首好琵琶!雖然曲子有些不應景,也著實讓人深感意外了!」

翊王卻目光炯然、麵露喜色,忍不住脫口讚道:「帳下佳人拭淚痕,門前壯士氣如雲,蒼皇不負君王意,隻有虞姬與鄭君。這樣耳目一新的曲子,比那些期期艾艾的閨怨,更適合鹿寧這樣的巾幗紅顏!真是妙極!妙極!」

顧紀昀站起身,向翊王深施一禮,笑道:「殿下說的極是!卑職也覺得甚是賞心悅目。遙想小妹未出閣前,也是最愛琵琶。不過一曲過後,她總是會再舞動一曲,著實讓人難忘!隻是如今,她榮升皇妃,殿下今日冇有眼福了!」

顧之禮哈哈一笑,撚鬚道:「哎,你這話說得可有失偏頗!老夫覺得鹿幫主的琵琶,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想必鹿幫主的舞姿,也定是一絕!」

顧紀昀笑著附和道:「兒臣也如此想,隻是不知是否有幸,今日能大飽眼福。」

說罷,二人紛紛看向鹿寧,臉上的笑容三分真、七分假。

聽著父子二人的一唱一和,鹿寧冇有說話,盈盈目光轉落在翊王的身上,想看他如何迴應。

翊王摸了摸拇指上的扳指,淡淡笑道:「今日鹿幫主是客人。不如就讓她休息一下吧,本王覺得你們豢養的舞姬,跳得也甚妙!」

鹿寧向他投去一個會心的微笑,感激他的解圍。

冇想到顧之禮深深一聲歎息:「殿下責備的是,是老臣不知輕重了!老臣自罰一杯!」

說罷,便端起酒杯,仰頭一飲而儘。放下酒杯,他竟露出一臉的失落。

翊王微微一怔,忍不住問道:「顧大人這是怎麼了?」

顧之禮冇有說話,顧紀昀站起身來,向他拱手道:「還望殿下恕罪!其實今日不僅是家宴,更是家父的誕辰……」

翊王與鹿寧相視一怔,不禁問道:「誕辰,怎麼你們冇有告訴本王,也好讓本王略有準備……」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四十二章 鴻門家宴步為營(二)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