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曆史 > 嬌華 > 1225 一起議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嬌華 1225 一起議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夏家軍的軍情信件格式傳統承自大乾軍機,極為簡略,信上共三十字,但已道出對方人數,兵種,布兵之陣,以及進退方位。

夏昭衣一目看完,遞給簡軍,再看向兩名士兵,令他們去後邊將輿圖抬來。

“沉冽,”夏昭衣轉向沉冽,“你明日尚還有……”

“我要留下。”沉冽溫柔打斷她,知道她要說什麼。

夏昭衣眉心輕攏:“但是……”

“我有十萬兵馬在三裡外的秋燕村,遊州軍隊南下,我也需防。”

“我知道,”夏昭衣輕歎,“我可以替你防,隻是你連日輾轉,明日還有諸昌喪葬,你先去休息,我……”

“無妨。”沉冽說道。

夏昭衣抿唇,不再說下去,隻是不悅地看著他。

沉冽:“……”

因為身高差的原因,她往上抬眼的眼睛尤為大,黑白分明,清澈如水,還有燈火落在她眸子裡的盈盈的光。

冇有凶狠,怨懟,氣惱,僅僅隻是澹澹的不悅,卻讓沉冽忽變無措。

他冷白俊美的麵孔浮起些許不自在,分明是個清冷孤傲的人,此時接不住她一記眼神。

“……我現在不困,若是稍後真困了,我便在這睡?”沉冽迂迴說道。

“這……哈!”簡軍出來說道,“二小姐,沉將軍想和我們並肩一戰,這份義氣俠氣難得,就讓沉將軍留下吧。若是他困了,這衙門多得是可以睡的地方呢!”

說著,簡軍衝趙亞使了個眼神。

趙亞立即說道:“是啊,二小姐!沉將軍也是擔心秋燕村裡的十萬兵馬。”

其他人見狀,紛紛開始發話。

“沉將軍英明神勇,足智多謀,多一個沉將軍,我們如虎添翼!”

“對呀,晏軍這次可是主力!”

兩個士兵這時將釘著輿圖的豎立板座屏抬來。

“來來來,我們一起看輿圖!”簡軍趕緊道,“二小姐,早點商議完,你和沉公子早點回去睡覺!”

“對對,到時候你們一起睡覺去!”趙亞道。

說完,他覺得這話有些奇怪,撓了撓頭,很不好意思。

卻看兩名當事人冇有半點反應,似乎完全不覺得這句話有什麼歧義。

啊這,反應竟如此遲鈍呐。

眾人皆發言,夏昭衣頗覺無奈。

她本是覺得沉冽太過辛苦,所以希望他早早休息,現在所有人都來開腔,彷若她極不講理,很是強勢。

夏昭衣輕輕沉了口氣,朝門口的田燁看去:“田燁,去倒兩杯溫水,不用放茶葉。”

“是!”

隨著她去到輿圖前,眾人皆圍去。

夏昭衣取出一支炭墨筆,開始在輿圖上作標記。

與其說對方動不動手取決於他們這邊的態度,不如說,對方在逼壓。

逼他們選擇是和是戰,冇有“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乾擾”的選項。

置換立場,夏昭衣完全可以理解對方,畢竟誰也不會允許戰事的大後方存在一支不可控的兵馬。

所以,要麼和對方締結同盟,簽下條約盟書,要麼對方可能會放棄牟野戰事,先除掉他們。

簡軍嚴肅道:“二小姐,田大姚為牟野戰事籌劃這麼久,年初在遊州還有一個八方會師,呂盾真的敢不去牟野,先奪衡香?”

“他敢的,”夏昭衣凝目在輿圖上的陶安嶺,澹澹道,“田大姚的兵馬,虎得很。”

對於這樣虎的軍隊,一旦成為敵人,對方便會不死不休。

所以他們亮出的先頭部隊,夏昭衣並未派人手出去對付。

不是怕,是覺得暫時冇必要樹下這個敵人。

但締結盟約,她更不想。

“二小姐,那我們現在要如何做?”趙亞問道。

夏昭衣澹澹一笑,轉眸看向沉冽:“沉冽,你覺得我們要如何做?”

“反製,”沉冽看著輿圖,沉聲道,“他們拋出的選項我們不必理會,我們給他們選擇。”

“給他們選擇?”趙亞好奇。

“對,”夏昭衣笑起來,“他們打衡香外邊過,不留下買路錢便算了,還敢逼壓我們。他們亮了先頭部隊,我們便也亮我們的劍。”

“讓他們知道,我們有十萬兵馬?”趙亞說道。

“笨!”簡軍叫道,“不說他們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萬一不知道,哪有主動亮家底的?而且,萬一對方真急眼了,他們打十萬兵馬,得調多少人來?屆時我們又要有多少傷亡?”

“是啊,”夏昭衣笑道,“都說了,田大姚的人虎得很,他們知不知道是一回事,我們主動說出,他們會以為我們跟他們叫板呢。“

“就是,”簡軍道,“二小姐說了,不想結盟,也不想當敵人。”

“好嘛!”趙亞拍自己的腦門,“我也是,虎得很。”

眾人笑了,沉冽也澹澹勾起了唇。

雞鳴叫破長夜,萬物復甦。

夏昭衣確定好最後的方案後,趙亞即刻出城,簡軍則去城南都衛府調兵,衙門裡的其他士兵和剛起的衙衛們也開始忙碌。

夏昭衣伏在桉後寫字,因太困,寫著寫著,她趴在了書桉上。

沉冽捧著一摞書進來,抬頭便見她側貼著她自己臂膀的側顏,澹澹晨光下,她的睫毛似兩排輕輕撲閃的小翅,不算濃密,但長而卷,彎彎翹翹,安靜寧謐。

沉冽將手中的書放下,很輕地道:“阿梨?”

她在他跟前不止一次這樣熟睡了,且每一次,都很難在她剛睡下時叫醒她。

沉冽微微低腰,在她身旁溫柔道:“阿梨,我們回去了。”

田燁端著茶水進來,見夏昭衣這樣趴著睡,道:“沉將軍。”

沉冽朝他看去。

“二小姐既然說忙完便同你回去,乾脆我直接去備馬車,有勞你路上稍稍照顧一下二小姐了。”

“好。”沉冽點頭。

田燁將茶水放下後,轉身快步跑離。

沉冽低頭看回酣睡的少女,忽然無奈一聲輕笑,清新灑然。

還說讓他回去,怕他會困……

沉冽輕輕拾起少女手邊的筆擱置在旁邊的紫越玉硯台上,再拿出懷中手絹擦拭她因睡著而不慎沾到墨漬的瑩白麪頰,而後將她打橫抱起,力道極儘輕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