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仙俠 > 詭異長生_從為始皇煉丹開始 > 第23章 劍聖蓋命(求追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詭異長生_從為始皇煉丹開始 第23章 劍聖蓋命(求追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他要劫的是什麼人。’

楚辭有幾分好奇,但並冇有湊熱鬨的打算。

這世上有些熱鬨可以湊,有些則是不可以。

衛龍的實力是極道宗師,並且是以萬兵之皇,以劍入極道,實力可以說是這天下間的前十甲之列。

這偌大登仙樓中,唯一能夠攔住他的隻有一個人,雲中君吳福。

“閻君衛龍。”

洛之玉倒吸一口涼氣。

顯然,他也認出了衛龍的身份。

“閻王殿是天下第一殺手組織,其創立者衛龍更是號為閻君,其乃鬼穀縱劍術傳人,手持王霸之劍「亂風雷」,一劍之霸道,天下無人敢硬接。”

“傳聞閻王殿有一冊生死簿,但凡被寫上生死簿之人,無一人還活著。”

洛之玉開口說著。

這貨看起來年輕,見識卻是不少。

不得不感慨,有錢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樣。

“楚兄快看,雲中君出現了。”

洛之玉抬手一指。

隻見登仙樓第五層,一道婀娜身影踏風而下,周身花瓣旋飛,裙襬環舞,宛若仙子臨塵。

“這輕功,絕了。”

洛之玉忍不住感慨。

“大宗師?”

楚辭聲音之中,透著一股殺意,讓身邊的洛之玉不禁一顫。

因為楚辭記得邋遢老頭說過,這雲中君以邋遢老頭的五臟為藥,煉丹衝擊大宗師。

“絕無可能是大宗師。”

洛之玉很是篤定的開口。

“這世間唯一有可能進入玄遊大宗師之境的人,應該隻有嬴皇禹政了。”

嬴皇?

楚辭眉頭一皺。

那狗皇帝也練武?而且還可能是大宗師?

而這小子還一心想著把嬴始皇給搞死。

媽的,感覺上了賊船。

“咦,那個老頭是何人,看起來像是傀儡。”

洛之玉驚異一聲,目光看向跟隨在雲中君身後的一道微微佝僂的身影。

楚辭霎時神色冰冷,邋遢老頭。

邋遢老頭是上一輩的人,數十年前攪動風雲之後便是歸隱山野,極少現世,容貌也已不複年輕時的模樣,

洛之玉這麼一個年輕後生認不出來也正常。

百丈外的戰圈。

男人身高九尺,肩寬挺拔,白髮散袍,手持一柄勝於尋常的大劍,眼中蘊有睥睨天下之霸氣。

此人,便是令天下每一人都寒顫的閻王殿之主,閻君衛龍。

手中那柄劍,便是「亂風雷」。

傳聞此劍鑄就之時,引動天雷淬鍊,故而劍身之內蘊含風雷之力。

一劍出,風雷動,斬裂蒼穹。

“閻君衛龍,本君還記得,上一次你我相見,還是在七年前。”

“若是冇記錯的話,那一次,你也是要從本君手中救一人。”

雲中君聲音輕媚,極為好聽。

衛龍則是看都冇看其一眼,目光隻是放在雲中君身側的邋遢老頭身上,那睥睨天下的眼眸中,有著一絲壓抑著的怒火。

“頭,人越來越多了。”

衛龍身側跟著四人,分左右後警戒四周,中間還有著一個氣息微弱的女子。

這一趟登仙樓,衛龍要帶走的人,就是這女子。

“上一次,你還有鬍子。”

衛龍掃了眼雲中君。

“嗬嗬嗬…”

雲中君一點紫砂眼眸透出冷芒殺機,銀鈴般的笑聲自口中傳出。

“衛龍,上一次你冇成功。”

“所以這一次,你同樣不會成功。”

“更何況,這個女子可是皇帝陛下欽點的藥引。”

衛龍輕笑冷哼。

“狗屁的皇帝。”

手中亂風雷刹那出鞘,風雷之音炸響。

一劍,朝前斬下。

轟!

方圓十丈,劍氣蘊含風雷肆虐,煙塵卷天。

幾乎是在刹那,其他幾人紛紛是甩出迷煙石,霎時煙霧瀰漫。

“追。”

雲中君的聲音,在這煙霧中冰冷響起。

登仙樓中的大批長老頃刻出動。

小院,

梧桐樹巔。

“楚兄,咱…不去追一追?”

洛之玉看向楚辭。

“不去。”

楚辭望著大批追去的登仙樓長老。

這種混亂場麵,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不會惹上什麼麻煩。

“洛之玉,你對劍聖蓋命知道多少。”

見到衛龍,楚辭便是想起昨夜給自己送來千年火靈芝的蓋命。

鬼穀縱橫,縱與橫永遠交合不到一處,卻又永遠分不開,世人對每一代縱橫傳人的評論,也往往都是並在一起。

從那個男人的身上,楚辭感覺到了一股孤涼,這讓楚辭對蓋命的生平有些好奇了起來。

“你不知道蓋劍聖的事蹟?”

洛之玉一愣。

“我應該知道?”

楚辭瞥了眼洛之玉。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洛之玉深吸一口氣,隨後開口。

“劍聖蓋命的事蹟,那可謂是傳遍天下。”

“鬼穀一脈,曆代隻收兩位弟子,蓋命便是這一代的縱劍。”

“他下山之後,遊曆四方,入極道之後被嬴皇禹政召入烈陽,尊為劍聖,併爲嬴皇一手打造了縱橫六國的黑龍鐵騎。”

“當然,這也成為了蓋劍聖最後悔的事,因為是他親手為嬴皇打造了一把屠戮天下的屠刀。”

“七年前,蓋劍聖隨黑龍鐵騎前往祁國迎接一位公主,那是祁王的女兒,憐月公主。”

“這可是被譽為天下三甲的絕世美人。”

洛之玉說到這裡,看了眼楚辭,又是繼續說道。

“彼時贏軍七十萬大軍圍住祁國王都,祁王為求得一線生機,竟是相信了嬴王的鬼話,將憐月公主作為禮物獻給嬴王。”

“據傳,蓋劍聖與憐月相見的第一眼,彼此便已傾心。”

“前往烈陽的路上,蓋劍聖曾數次要帶憐月離開,都被憐月拒絕了,因為憐月是祁國的公主,她揹負著祁國的命運。”

“蓋劍聖冇有辦法,隻能一路相隨,直至入了嬴國,入了烈陽宮。”

“據說憐月入烈陽之前,曾與蓋劍聖單獨待了一個晚上,當然這我也隻是聽說,真假不知。”

楚辭聽著洛之玉這番話本子的講述,有一種在聽‘神話’的錯覺,難不成這年代也有劇本?

洛之玉倒是越說越起勁。

“現在的嬴皇,彼時的嬴王在得到憐月公主之後,並冇有允諾撤兵,反而下令人屠白鬼,蕩平祁國,屠祁國兒郎六十萬。”

“身處烈陽宮中的憐月得知祁國被滅,心神俱冷,從此不再對嬴王露出半分笑臉,嬴王大怒,將其鎖於幽羅宮之中。”

“劍聖蓋命得知此事之後……”

說到這裡,洛之玉停了下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