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曆史 > 重生如戲全靠演技 > 第195章 庇廕馮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如戲全靠演技 第195章 庇廕馮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不久,來到馮旭的書房前時,馮芷榕才訝異地發覺自己從前太執著於扮演“小孩子的形象”,因而現在那般對於自己而言過度活潑的模樣如今卻是令自己感到困擾──放眼前世的自己,從小也是個安安靜靜的娃兒,從冇有像今生的表現一般活潑……

敢情自己從前真是做得太過了?馮芷榕臉一黑、不覺生出了幾分懊悔之意,也好在現在至少還能以離家半年的成長來揭過這項尷尬的發現。

馮芷榕重新整理好了心情,這纔在馮旭的書房門口朗聲道:“祖父,我回來了。”

“進來。”馮旭的聲音淡淡的,如同往常。

馮芷榕深吸一口氣,以手勢示意魚竹和方純二人守在門口,自己一步便邁入了門內。

馮旭一見馮芷榕進來,便放下了手中的書,道:“丫頭長大了。”

馮芷榕麵對最為熟悉、也最疼愛自己的祖父,一時之間竟感到詞窮,便隻說道:“才半年而已、也冇見長高。”

馮旭牽起嘴角道:“你這丫頭可真胡鬨,你知道這是什麼嗎?”說著,便從桌上拿起了一張摺好的書信伸出手來,而馮芷榕看到也連忙迎上前去接了過來,問道:“我可以看?”

馮旭點了點頭,表示許可。馮芷榕打開了信,那信中隻寫著一行字:“馮相往後前往宮中議事時都得記得捎上丫頭。”在最後的文字上頭還蓋了個靖王府的璽印章。

馮芷榕忍俊不禁,道:“怎麼寫得這麼直接?”說著,便把信摺好、交回給馮旭。

馮旭冇接信,反倒是敲了她的腦袋瓜子,道:“這一去宮中看來也不是用心學習的,看看你、都混出了什麼名堂了!”

馮芷榕噘著嘴,道:“宮裡頭怎麼安排、我就怎麼做嘛!怎麼會怪我呢?”

馮旭歎了口氣,道:“你可知道你……選的這條路不安穩?”

馮芷榕睜著大眼,幾乎是明知故問:“祖父說的路指的是什麼?”

馮旭也不點破,隻道:“陛下可與我說過了,靖王和清河王與你幾乎日日都在幫著陛下與齊王處理軍務。”

馮旭冇提起關於鮮托語的事情,馮芷榕也就乾脆假裝不知道這回事,隻道:“或許是我的想法太古怪,這事情說著、說著,就想問問我意見吧!”

馮旭這廂的語氣有些嚴肅:“若是如此,也輪不到你。”

馮芷榕委屈地:“祖父可想想,陛下從前可是曆儘風雨的,連帶著靖王、清河王等這些看著當年事情的後生晚輩們也都不願給旁人多一分信任,而我不就歪打正著、成為一個可以抒發的人選嗎?”

“但陛下等人也都不是如此莽撞的人。”馮旭的聲音壓得沉,最後道:“就算你是陛下指給靖王的人,也相同。”

馮芷榕無奈地:“說到這個,我纔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祖父,這件事情你們諱莫如深,雖則我也能理解你們想瞞著我的心情,但王爺也冇什麼不好、我也不介意早早知道自己的婚事,但這一瞞還讓我當初麵對皇後孃孃的詰問時滿肚子疑惑、卻什麼也不曉得也不能問,簡直快把我給憋死!”

馮旭沉沉地道:“陛下的指婚畢竟是私底下的事,況且時至今日也還留給馮家拒絕的機會。”

馮芷榕聽了一愣,道:“噯?當真?”馮芷榕冇想過做皇帝的竟然還給了臣子拒絕的機會──尤其她聽著靖王與她說過當時皇帝盛怒的模樣,這拒絕一事可是斷斷不可能的纔對?

馮旭點了點頭:“你想拒絕的話,我可以立即上表。”

馮芷榕知道馮旭誤會了她的意思,便忙擺手道:“祖父!彆衝動!我我我我──我不會拒絕!也不想拒絕!”開什麼玩笑,她認了的人怎麼可能在這時候讓馮旭給破壞呢?

馮旭皺了下眉,顯然還是很有顧忌:“你可知道嫁入皇家……可不如你在安秀宮中小打小鬨的。”

馮芷榕認真地點了點頭,道:“祖父,您說過不少次、說我是個死心眼的人,而如今我也認了王爺、便決定與他一起走到底。”

馮旭聽了,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這可是攸關性命的抉擇。”

馮芷榕牽了牽嘴角,冇有感到任何沉重的負擔,隻是說道:“我也曉得王爺特彆不同,但我就喜歡他的模樣、他胸中的乾坤,所以、也願成為能夠與他比肩的人,常伴在他身邊。”

馮旭又沉默了一會兒,這才牽起了嘴角道:“這才半年,丫頭說話可是越來越大膽了。”

馮芷榕聽了一赧,道:“若冇將自己心中的想法都說給祖父聽,弄不好祖父馬上換套衣服直奔宮中了呢!”

馮旭摸了摸桌上的那紙信件,又道:“中秋以後、陛下也與我說過你的事情,當年那個拒絕的權利就算現在想使、如今恐怕也難以使上了。”說著,竟是有些傷感的模樣。

馮芷榕道:“我也隻在中秋那日見過陛下一次,可是乖乖的、冇多說也冇多做。”

馮旭淡淡地看了馮芷榕一眼,道:“你那副模樣騙得了其他人,可騙不了陛下,況且你還一同商討軍機、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

馮芷榕無奈地:“我身為臣女,陛下與王爺問什麼、我就得答什麼,不是嗎?”

馮旭皺起了眉頭、冇否認馮芷榕的說法:“便不知道如此究竟是好、是壞。”

“無論好與壞,這都是命吧!”馮芷榕覺得將一切推給命似乎也是不壞的方法:“隻要自己當下儘全力了,接下來會怎麼樣,也隻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你所言在理,就是我放心不下。”

“祖父向來行事謹慎、又是疼我,放心不下也是自然的。”

馮旭歎了口氣,又道:“雖不知道往後如何,但你可記著,無論你在外頭怎麼了,馮家永遠是你的家,外頭縱是大風大浪,隻要我還活著、馮家便由我庇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