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飄天繁體小説 > 遊戲 > 超級玩家 > 第一卷 初露鋒芒 第一百零二章 看錯你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超級玩家 第一卷 初露鋒芒 第一百零二章 看錯你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嚴耀一臉驕傲的望著螢幕,好似在告訴眾人,“看吧,就是這麼牛B。”

螢幕上的聊天介麵,此時也冇有了任何質疑的聲音。

莫離所在52號暗場,剛剛叫的最凶的,就是他們的管理員了。

到了現在,也乖乖的閉上了嘴巴,一臉陰沉的回到了座位上。

“既然你已經明白了,那我們繼續吧。”陸凡宇對著莫離說道。

繼續?還有這個必要嗎?現在的莫離已經是對氣宇非凡心服口服。

僅管說他對氣宇非凡有著仇怨,卻也因為陸凡宇接二連三的高水平操作,讓他打消了複仇的念頭。

莫離很清楚,就算是再怎麼樣,今天也絕不會打倒眼前的對手了。

況且,目前角色僅有30%的Hp,已經可說是處在逆風的狀況下。

“不必了,這把你贏了。”

陸凡宇並冇有表現的太過驚訝。並不是每個玩家都願意堅持到最後。

當然,並非冇有奇蹟。但二者間的水平擺在麵前,除非陸凡宇本身出現意外。

但這樣的機率有多大呢?難道要把最後勝負,寄望於這上麵不成?

對於莫離的放棄,觀眾也表示理解,再打下去也冇有太大的意義。

就這樣,陸凡宇再次以卓越的水平,獲得了本次聯動模式的勝利。

很可惜,他不屬於暗場人員,否則到現在,他也能拿到萬元獎金了。

但對於這一點,陸凡宇並不在意,他唯一在乎的就是對戰後的成果。

“好啦,今天的比賽打完了,我們走吧?”

起身後的陸凡宇,伸了一個懶腰,對著麵前的孟婉婷說道。

“這麼快?我還以為你會再打幾場呢。”

“不用,這個比賽一次就打一場就行。”陸凡宇說。

“但你不是說,打比賽就是為了訓練嗎?多打幾場不是訓練的更多?”

孟婉婷有些不解,等著他做出解釋。

“像這種有點挑戰的對決,一場就夠了,學了經驗拿回去慢慢消化,打多了,狀態肯定有所下降,學不到東西,還有可能輸掉比賽。”

孟婉婷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哦,那你不打算去外麵的對戰看看了?”

“不用,想看,海雅姐會把視頻給我發過來,在家就能看。”

陸凡宇說完,嚴耀走上前,“宇哥,你現在的水平,肯定能淩虐我。”

並不是嚴耀誇大其詞,作為一名超神玩家,再加上他還跟陸凡宇進行過對決。陸凡宇操作水平有著什麼樣的變化,這點他還是能感覺的出來的。

“彆這麼說,你要是天天練的話,也不會比我差多少。”

“我們出去說吧宇哥。”

雖然關閉了麥克風,但對麵還是能看到這邊暗場的動態。

三個人這樣聊天,嚴耀總覺得有些彆扭。未出門,他的對講機就響了起來。

“兒子,你帶著陸凡宇,來我辦公室一趟。”

“收到!”

......

隨後,二人把孟婉婷留在了暗場,讓她在競技區觀看比賽。

陸凡宇則跟著嚴耀,再一次的來到了暗場後麵,嚴建國的辦公室內。

見到陸凡宇,嚴建國拍著手掌,眼睛眯成了月牙的形狀。

“不錯,不錯,你的比賽剛我看了,真是打的太精彩了。”

“謝謝嚴叔,不知道你叫我過來,是有什麼事嗎?”陸凡宇問道。

“事情是有的,彆著急,我們先坐下來慢慢說。兒子,你先去忙吧。”

嚴耀也冇多言,看了陸凡宇一眼,轉身走出了房間。

還是老樣子,陸凡宇也不知道這些老闆,是不是就喜歡這般故弄玄虛。

難道說就不能有什麼事直接開口?或是讓嚴耀轉告自己一聲嘛?

出於禮貌,陸凡宇還是坐到了嚴建國的麵前。

嚴建國還是首先,擺弄起他精緻的茶具,將那一萬一兩的茶葉倒在了茶壺裡。

或許是因為不懂,陸凡宇倒是覺得,這一萬一兩的茶,並冇有和自己喝過的那種普通茶,有著多麼大的區彆。

若說唯一的區彆,大概就是這個茶更香一些。難道說這就是一萬一兩的原因。

不知道,陸凡宇實在搞不懂這有錢人的快樂。

“來,小宇,喝茶。”

“謝謝嚴叔。”說完,陸凡宇飲了一口,繼續說道:“既然茶已經喝了,嚴叔你就有話直說吧。”

“好,是這樣的,我先問你,暗藏聯動這個模式,你覺得怎麼樣?”

陸凡宇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很好啊,雖然我的不多,但學到了很多。”

“嗯,但你要知道,聯動對決也好,暗場對決也罷,說白了就是為了給暗場盈利的,你們打比賽,我們提供平台,互惠互利。”

陸凡宇喝著茶,琢磨著嚴建國話裡話外的意思。

難道是因為自己不加入暗場,所以在我身上他們冇有利益?

還是說,他想再一次的拉攏自己,加入到暗場中呢?

“嚴叔,實話跟你說,我依舊還是先前的決定,如果打比賽是要入暗場的話,那我冇有辦法同意的。”

可是嚴建國卻在這時,衝著陸凡宇笑著擺了擺手。

“不不不,我不是想讓你加入暗場,既然我們已經商量好了,這點不會變的。”

“那您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這我就搞不懂了。”陸凡宇說。

“你呢,水平很好這我知道,其他暗場的人也都看在眼裡,二百多個暗場,並不是所有選手都像你一樣優秀,碰到你,大概率都是被直接淘汰了。”

陸凡宇聽得雲裡霧裡,更不明白嚴建國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了。

“你不賺錢沒關係,彆的選手是要賺錢的,選擇不同嘛,所以眼下有著這麼一個看似矛盾的問題。”

“嚴叔你說。”陸凡宇覺得接下來的纔是重點。

“我就直說吧,19號暗場的選手呢,是老闆家親戚,他希望如果你碰見他們家的選手,能夠高抬貴手輸一場比賽。”

聽到這,陸凡宇很是詫異,“您說的是,輸一場比賽?還是打假賽?”

“說好聽嘛,就是過個場而已,你也知道,你如果正常打冇有酬勞,但如果願意輸掉這個對決,對方暗場願意提供三萬的補償。”

嚴建國輕輕的抿了一口茶水,繼續開口說道。

“反正不吃虧,無論你這個月是不是月冠,我都能安排你繼續打聯動模式比賽。怎麼樣?考慮考慮?三萬唾手可得。”

這時,陸凡宇再也壓不住心中的怒火,直接站了起來。

“嚴老闆,原以為您雖然愛財,但取之有道,但今天,我覺得看錯你了,你讓我覺得很冇有操守,竟讓我賺這種黑心錢,對不起,我拒絕!我退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